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“既然你想看,那就如你所愿……”孔囚眼睛微微一瞇,寒聲說道。

    只是他一句話還沒說完,就被邊上一人給笑著打斷,“孔局,你貴人事忙,是不是記錯了,我看還是再確認一下為好。”

    “宋大師?”孔囚眉頭微微一皺。

    剛才說話之人拍了拍孔囚的胳膊,饒有深意地道,“看錯也是有的,還是再確認一下為好。”

    孔囚神色一陣陰晴不定,最終還是點頭道,“那再確認一下也好,最近事情太忙,看錯也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他當即走到邊上,打了一個電話。

    時間極短,很快就轉了回來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說道,“是下面的人搞錯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人群頓時一陣騷動。

    “搞錯了?”我疑惑地問,“意思是沒有鐵證?”

    孔囚沉默片刻,道,“是下面的人有所疏忽,回去會好好訓斥他們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都是誤會,那就這樣算了吧。”那位宋大師笑呵呵地打圓場道。

    這位的面子還是要給的,因為眼前這位宋大師,正是之前在青龍山打過交道的那位奇門高手宋籌,跟他同來的還有一位,則是徐虎。

    當初刑鋒為了在青龍山打斷龍樁,從總局那邊請了多位精通奇門術數的高手,正是以宋籌和徐虎為首,也正是因此,倒是跟對方結下了一段交情。

    那孔囚一開始未必想用第九局來對付我們,但既然孔擎已經把話說出去了,為了保全孔家的名譽,這孔囚也只能順著他的話說。

    對方作為長白山第九局的負責人,想要造一份鐵證出來,那實在是太簡單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節骨眼上,宋籌卻是突然把他叫住,讓他再次確認一下。

    按照常理來說,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,孔囚作為第九局的首腦人物之一,那絕對是老江湖,自然能品出宋籌的意思。

    這是在提醒他,不要這么做!

    從這里也能看出,宋籌和徐虎二人或許在實權方面比不上孔囚,但在第九局的地位卻是絕對不低。

    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說,孔囚都不想為此跟宋籌和徐虎二人起沖突,而且真要撕破臉皮的話,他能偽造鐵證,宋籌和徐虎二人卻也不虛,直接能把你偽證給查個底朝天。

    所以在權衡輕重之后,孔囚立即就選擇了妥協,順著宋籌給的臺階,假模假樣地去打了個電話,然后不痛不癢地找了個“下面的人疏忽”的理由,就搪塞了過去。

    而宋籌過來打圓場,意思也很明顯,這是讓我看在他的面子上,事情就這么算了。

    畢竟宋籌和徐虎也是第九局的人,如果事情真鬧大了,不僅是敗的孔囚的名聲,也是敗的第九局的名聲,這也是他們絕不愿意看到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宋籌這一手是玩得爐火純青,把我們雙方都給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現在世道不好,第九局的兄弟們忙的人仰馬翻,出點錯也是正常,都是誤會,孔局長訓斥就不必了。”我笑著說道,說著語氣一沉,“不過么,剛才是誰以孔家的名譽發誓的?”

    第九局那邊我可以不追究,但孔家就別想這么輕巧了。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