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孔翎也是有些疑惑地看向沈青瑤。

    “直覺。”沈青瑤微笑,卻也并不多解釋。

    不過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,雖然沈青瑤年紀輕輕,在梅城法術界就頗有名氣,被人贊譽有加,但這姑娘做事卻是很拼。

    這一點從當初她當初用引龍香就可見一斑。

    后來曹家大戰,她姐姐斷臂,父親又突然失蹤,經歷了這一番劇變,沈青瑤又變得更加沉穩了。

    自從跟孔家對上后,沈青瑤姐妹倆就開始收集孔家的信息,雖說孔家的女兒極少拋頭露面,但孔翎作為孔家的掌上明珠,相對來說還是比較惹人注目的。

    沈青瑤能推測出來,也并不算太奇怪。

    提到“惹人注目”,我不由得心頭微動。

    其實有件事我一直覺得十分蹊蹺,那就是孔翎,在孔家的一眾姑娘里,未免太過顯眼。

    如果說孔翎是孔家精心培養的天喜貴人,那孔翎必然是被孔家的當成寶貝,被視作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這乍一看起來似乎沒什么問題,但仔細一想,卻是說不通。

    比如家里要是有什么寶貝,而且是那種不能讓外人知道的東西,正常來說,那肯定是要藏起來,越是不讓人注意到越好。

    可孔家卻偏偏反其道而行。

    “怎么沒看到其他人?”我收起念頭問道。

    在場的除了邵子龍和沈青瑤之外,也就只有一個余小手安靜地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那傻大個和我師兄,去熱臉貼冷屁股了。”余小手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我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沈青瑤靠近我,微微壓低了聲音,“你看看旁邊,都沒人敢挨著我們坐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周圍,果然就像她說的,幾乎所有人都刻意離得這邊遠遠的。

    “你們干了什么事,這就被人孤立了?”我疑惑地問。

    “你還好意思說,你才是罪魁禍首!”邵子龍鄙視道。

    “對,你才是罪魁禍首,關我們什么事?”沈青瑤忍不住笑道,“咱們在梅城從孔家手里搶了風水協會,把孔家給得罪死了,你說誰會來沾這晦氣?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都這樣吧?”我說道。

    只聽余小手道,“當然也未必所有人都顧忌這一點,只不過咱們來的都是些青瓜蛋子,又沒什么名氣,人家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話挺扎心。”我笑。

    “事實如此。”余小手淡淡道。

    我又問了一下丁堅和丁柔兄妹倆,還有楊耀祖,按照計劃,他們三個應該是要來的。

    “他們三個來是來了,只不過沒有來崖城,兩個人跑去研究蛇了,另外一個回去見他老頭子了。”邵子龍道。

    我一聽大概也就明白了,丁家兄妹倆本身就是養靈丁家的傳人,如今看到這隆冬臘月的起了蛇災,驚奇之下自然是極感興趣,而且這一方面,也正是他們的專長。

    至于回家見老頭的,那肯定是楊耀祖。

    “貼冷屁股的回來了。”余小手忽然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就見余正氣和余大力兩個人有點灰頭土臉地跑了回來。

    “什么貼冷屁股,我們是交朋友去了,你這小腦瓜子懂個屁!”余大力嚷嚷著反駁道,說話間眼睛一轉,看到我,哎呦了一聲,哈哈笑道,“林壽也來了!”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