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    第20章  七竅流血,惡鬼填宅

    “我師父是什么樣的人,怎么會過問你家這點小事?”那年輕人冷淡地道。

    我聽那劉浩提到“谷大師”,這年輕人又是那谷大師的徒弟,想起張師傅說過,曹雪蓉的二哥是跟著梅城的谷大師學習風水,心說難道這人就是曹君武?

    十年前我跟曹君武倒也有過些接觸,但似乎跟眼前這人不太一樣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谷大師是梅城第一風水師,他老人家怎么會過問我家里這點芝麻綠豆的小事,是我失言了,是我失言了。”劉浩趕緊打了個哈哈道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在夸贊那谷大師的厲害,吹捧對方是梅城首席,誰料那年輕人聽了卻是陰沉了臉。

    “什么梅城第一?那是我師父低調!”

    劉浩愣了一下,在自己嘴上抽了一巴掌,笑罵道,“我真是該死,又說錯話了!谷大師神通廣大,又何止是在咱們梅城,那是天下第一風水師!”

    那年輕人聽了,總算臉色稍霽,“什么天下第一,我師父不愛聽,你自己明白就行,別到處亂說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我這腦子太過遲鈍,多虧了您指點!”劉浩賠笑著連連點頭。

    那年輕人瞥了他一眼,懶洋洋地道,“你讓人跑過來找我師父出手幫你,那不是不自量力么?就說這整個梅城,又有幾個人能請得動我師父?”

    “對對對,是我糊涂了,是我糊涂了!”劉浩連聲道。

    年輕人教訓道,“以后要分得清輕重,別咋咋呼呼的,這次是曹師兄知道了,讓我過來幫你處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二少爺請衛先生來的!”劉浩恍然大悟,“唉,真是麻煩您和二少爺了。”

    我聽到這里才大致弄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來這人不是曹君武,而是曹君武的師弟。

    “這又是怎么回事?”那姓衛的朝我這邊看了一眼問。

    劉浩陰沉著臉,三言兩語把事情說了。

    “我剛才進來的時候看過了,你這宅子里的確是鬧了邪,不過你找這種阿貓阿狗來鎮宅,不是鬧著玩么?”姓衛的教訓道。

    我見那劉浩被訓得跟孫子似的,卻還是滿臉堆笑,連聲稱是,似乎對那姓衛的十分忌憚。

    “這宅子現在雖然是你們一家子住著,但歸根結底還是曹家的,要是鬧邪的事情傳出去,那不是給我曹師兄家里抹黑么?”姓衛的又道。

    “您說的是,都是我平時工作太忙,疏忽了。”劉浩也不敢辯駁。

    那姓衛的把劉浩教育了一通,這才算滿意了,走過來看了一眼癱在地上的孫道長,目光轉到我身上,“這人是你打的?”

    我說差不多吧。

    “自己抽自己兩個耳光,然后出去!”姓衛的昂著頭,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腦子有病,抽自己干什么?”我詫異地問。

    那姓衛的冷冷地看過來一眼,“我衛東亭不是什么不講理的人,你在其他地方打人我不管,但這是我曹師兄家的宅子,你在這里打人,那就是跟我曹師兄過不去,讓你自賞兩個耳光,已經是從輕發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還從輕發落?我看你腦子也是有點毛病。”我一陣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衛東亭原本神情懶散,聽到這話,霍地向我看了過來,目中寒光閃爍。

    “怎么,耳朵也不好使?”我疑惑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