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  淘一回到24世紀,領取了完成任務的獎勵后,悵然若失。

  她拒絕了立即開啟新任務的要求,總助手了然,大手一揮,給她放了一個長假。

  她也覺得自己需要緩緩,明明沒有人類的身體,卻好像切身體會到了心如刀絞的滋味。

  一起生活了一百多年的人就這樣離開了,明明昨天,滿寶還和自己說話。她還答應下來,說是第二天,也就是今天,她就會乖乖吃補氣丹。

  結果偏偏就是沒吃藥丸的昨天!她是不是隱約知道,所以才鬧著不吃。這是她希望的嗎?

  兩人初見時,她才只是個小娃娃,而自己像是誘拐小白兔的怪叔叔。當時自己想,一定要忽悠好這個小家伙,讓她賺錢賺錢!自己好早日完成任務回到這里。

  現在得償所愿,怎么反而不開心了呢?

  她最初是像養孩子一樣把滿寶養大,然后是朋友。兩人一起并肩作戰,她的開心、難過自己都有參與,那么多年下來早就轉變成了親人。

  淘一郁郁寡歡,她以為自己能放下,可是耳邊似乎總是傳來滿寶的聲音。她叫自己淘一姐姐,那歡快的語調,仿佛是說她找到一家地道的飯店,快來和她一起點單。

  自己整理著滿寶留下來的東西——她不太想承認那是遺物,似乎這樣,就證明滿寶還好好活著,只是兩人無法相見而已。

  這堆老物件,每一件的來源她都記得清清楚楚,手中的破碗是別人拿到山神廟供奉的,求的是家中幼子身體健康。

  當時自己還和滿寶掰扯一番,說是按花費最低的來呢,還是按起效最快的來。這碗其實不值什么錢,要是按照滿寶起效快的觀點來,這一單還要賠錢。

  當時她自然是不愿意的,花費最低也能治好,自己還能小賺一筆,多好。

  但滿寶見孩子父親神色焦慮,覺得虧錢也沒什么,總能再賺回來。

  兩人執拗到一起去了,爭論半天,索性各退一步。這破碗價值300淘幣,那就花上300淘幣的錢,這樣不虧不賺,起效也比花費最低的方案要快。

  她們爭論,可苦了孩子父親,他承受著巨大的壓力,見東西仍在供桌上,以為山神不收,跪著不愿離去。

  她們急忙將碗收了,藥發放出去,孩子父親這才歡天喜地的走了。

  這仿佛還是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樣。

  “我要申請做任務!”

  淘一找到總助手,她覺得需要讓自己忙碌起來。

  “淘一啊,你想去哪個時空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