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等等,“他是江家江塵御小舅子?”

高層看著蘇部長核對。

蘇部長點頭,“我朋友家兒子,他是我閨女的嫂子的弟弟,就是小寒他姐夫是江塵御。”

江總名頭之盛,故而所有人下意識的會用他的xx來斷關系。

瑾公主要去看的男人是江塵御的小舅子。

兩人什么關系?

揣測中,已經聯系了負責接待瑾公主的工作人員電話,讓密切關注瑾公主和古小寒之間的關系。

古母一直覺得自己未來的兒媳婦是有公主病的,不止兒子這樣告訴過他,她家大外孫每次問起來都會告訴她‘婆婆,啾媽是公主~’,甚至自己的閨女,古小暖那膽子可不小,竟然也試探性的問過她‘媽,你以后得兒媳婦要是個公主可咋辦呀?’

所有人都這樣說,問,導致古母內心一直很明確自己未來兒媳婦是個有公主病的人。

說實話,她當媽的也確實頭疼過,但是想到以后和有公主病的人過一輩子的事自己的兒子,又不是她。

她頭不頭疼有什么關心?

只要兒子能容忍了,他們倆就好好過,如果容忍不了,那過不下也是兩人沒緣分,她想的很開明。

可是,誰知道,她們口中的‘公主’非‘公主病’的公主,而是真公主的公主!

古母和古父第一次見到洛瑾,不覺得那個孩子有公主病。

第二次見,夫妻倆都要讓位了。

臉是那個臉,就是氣質,不再是第一次想見樣子了。

洛瑾進入病房,身后跟著軍士,她看著病床上躺著的古小寒,氣的小臉都耷拉著。

“你怎么又畫大濃妝?誰給你畫的,手給她剁了,丑死了,趕緊去用姐的卸妝棉給卸了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