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古暖暖:“閉嘴。”

古小寒不閉嘴,“咋了,怕我出事嚇到你啊,你應該擔心嚇到咱爸媽,我要是,”

救護車內,‘啪嘰’一巴掌,古小寒的嘴巴被他姐毫不留情的拍了一巴掌,“你聾了!醫生讓你少說話,你耳朵塞住了聽不到?”

急救醫生以及陪同護士:“……”不,剛剛,還哭的嗎?剛剛還,承諾不打的嗎?

救護車直奔醫院,下車后,古小暖比醫生的勁兒都大,推著弟弟就朝急診手術室沖。

結果因為沖的太快,醫生都沒攔住,她,直接,沖到手術室了。

醫生和她面面相覷:“……”

把這位沖動的太太請了出去,古小暖目送著弟弟毫無血色的臉被推入手術室,現在輪到她渾身置于冰窖中了。

淚水涌出來,都不提前只會一聲,還是江塵御給她擦淚,她實現才回了魂兒,“老公,老公~”她撇著嘴哭,以前可以委屈,可以難過,可以撒嬌,可以悲傷,第一次,小暖暖是痛苦的哭,她害怕,“老公,你最厲害,你告訴我小寒會沒事的。”

江塵御:“小寒會沒事的,手術執刀的大夫都安排好了。”

不親眼看到弟弟出來,古小暖怎么會安心。

站不住了,她就蹲在地上,蹲在墻角,臉埋在膝蓋上,她扭頭看著手術室亮著的燈,心中不停地在祈禱,在祈求……

顏禎玉打電話了,他背著偷偷打的,“小寒怎么樣了?”

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章